然而

2020-10-27 11:24

在望江路与金寨路交叉口附近,记者准备打车。幸运的是,只等了10分钟左右,记者就打上了车。

梅师傅算了一笔账,每天早上嘀嘀前五单补贴5元,后五单补贴10元,加起来便是75元。若同时再接快的的单子,每单还可获得奖励5元,每天最多可获得奖励50元。如果超过8笔,还能获得高峰期奖励翻翻。一些“软件达人”师傅,再装上支付宝,让乘客用支付宝支付,还可再获得10元返现。

乘客挑配打车软件的士享免费

随着快的、嘀嘀打车大战加剧,越来越多的出租车司机加入软件揽客的行列。和瑞出租车公司的梅平杰师傅告诉记者,每天早上他和其他同行接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快的和嘀嘀软件打开,先把“任务”完成。“光这俩打车软件的补贴,轻轻松松都能比以前多挣100多元。 ”

昨日中午13点10分左右,记者首先来到了明珠广场,准备打车,市民小魏说他已经站了快20分钟了。

王开玉建议,要把好事做好,建议打车软件能否推出电话版,或者操作更便捷,能像普及手机一样普及软件,同时管理部门也应加强管理,趁现在这个行业问题并不严重时进行规范。(记者刘忠玉 周健 喻学超)

不过,也有出租车行业负责人认为,目前出现的状况只会是短期问题,因为两家软件公司不会长期“烧钱”,没有了利益驱动,一切都会恢复常态,“等等就好了”。

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开玉也下载了打车软件,但他很少使用,因此好几次被告知,“不好意思,车子被预订了。”王开玉说,一个软件就能叫车,原本是值得推广的好事。然而,如今的种种现象,却让他感觉这个新兴行业有点乱,而且还让原本就不平衡的资源更加失衡。 “老年人原本就是弱势群体,这下小年轻全用软件把车叫走了,老年人打车就太难了。 ”

出租车司机偏爱跑短途挣补贴

2月17日早上,魏女士准备打车上班。她看到一辆空车停在楼下,打开车门准备上车,司机问她是不是姓马,去的地点是不是经开区。 “我告诉他不是,司机就是不肯带我,说他的车已经被预订了,叫车的人就在附近。”魏女士说,“出租车在小区里绕了3圈没找到人,就是不让我上车。 ”

司机是天一出租车公司驾驶员,他告诉记者,刚才有位乘客想打车,看他车里没有配手机和软件就下车了。

司机说:“载到乘客的时候,语气好一点问问能不能拼车,一般乘客都是默许的。一天拼个几趟,赚的钱也跟打车软件的补贴差不多了。

魏女士住在黄山大厦附近,在政务区上班。每天早上打车,成了她十分头疼的事。

15分钟后,一辆宾悦出租车停下来,不过车里已经坐了2名乘客。司机问记者能不能接受拼车,并表示他不太会用手机,也不会打字,所以没用打车软件。

更有精明的师傅,已经制定了“捞钱”攻略。出租车司机徐师傅介绍,他现在专拣短途的乘客带。“短一点的距离,补贴5块,长途花费时间长,奖励还是那么多,还可能影响抢单。”他说,不少司机已经对前往火车站的订单视而不见。

记者来到潜山路与龙泉路交叉口附近准备打车。 10分钟里,5、6辆亮着“空车”的出租车呼啸而过,却没人理会不停挥手的记者。

14点43分,一位中年男子站到马路边,也招手打车。记者上前攀谈,男子姓黄,今年52岁,要打车去黄山路与宁国路交叉口。

胡亦恒是和瑞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去年11月中旬他还没安装上打车软件。 “当时明显感觉乘客少了,同在一个地方等客其他人都载上人了,我却拉不到人。 ”担心赶不上潮流,他赶紧让儿子帮忙下了两种打车软件。

专家苗头刚现赶快想办法

乘客不用软件很难打到车

胡亦恒是和瑞出租车公司的司机。钱挣得多了,但胡师傅也发现了不少问题。前两天他就载到了一位“奇葩”客人。一个小伙子,叫车从南二环红星美凯龙到国际花都,距离不到500米。 “他说反正打车不要钱,不坐白不坐。”胡师傅认为,原本不需要打车的人都来打车,而真正需要打车的人却无车可打。 “实际上确实浪费了资源。 ”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合肥运管处服务热线96333,工作人员介绍,出租车司机在询问路人目的地后,再以车已被预订拒绝带客,实际上是拒载行为。若司机未主动揽客,并声明车子已被预订而不带客则不算拒载。该工作人员介绍,近期服务热线也接到过多起类似的投诉,也让运管部门已经意识到打车软件带来的问题,后期会出台相应措施进行规范,但具体如何管理,该工作人员表示尚未确定。

司机说,他之前也用过一段时间打车软件,但觉得有些吵,就不用了。“有时候接到订单了,去的路上看到有人招手,心里特别焦急。想停下来带人,又怕爽了预订客人的约。”司机说,“最近发现,乘客越来越少了,有的乘客也开始挑剔,没配手机的车不上。 ”

打车软件补贴司机、乘客,本是件互利互惠的好事。不过,部分司机只想着赚补贴,对路边挥手打车的市民视而不见,让不用打车软件的市民们感觉打车更难了。昨日,本报对此现象进行报道后,引起巨大反响,不少市民向记者倾诉自己被司机“无视”的经历。也有司机向记者吐槽,不但有司机挑乘客,还有乘客挑司机,专上配手机的出租车。

合肥市运管处出租车管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合肥市目前正在针对类似问题拟订解决方案,但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司机不用软件怕揽不到客

无奈之下,魏女士只能让儿子帮她下载了打车软件,并开通了支付宝、网上银行等。昨日早上,魏女士下楼后用软件叫车,不到1分钟就叫到车子了。“打车软件虽然便利,但有点不公平。用打车软件,对手机有要求,还要开通支付宝、微信、网银等,提高了打车的技术门槛。 ”魏女士说,“有的中老年人不会用手机,难道他们就不需要打车了吗? ”

合肥市将出台措施应对打车软件

合肥天奥出租车公司宁女士介绍,目前公司里的师傅下载打车软件全部都是个人行为,公司目前尚未采取措施对师傅们使用打车软件进行规范。师傅们采用软件多挣的钱也不用上交公司,全部为个人所得。

合肥国泰出租车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黄先生也表示,打车软件可以方便一部分乘客,也可能造成一些形式的拒载,从长远来说对行业发展不利,目前公司也接到几起因软件导致的拒载投诉。至于治理措施,他表示要待运管处的相关规定出台。

黄先生说,他的手机是最简单的款式,不能安装打车软件。“我没有网银,也不会用什么微信、支付宝。 ”黄先生说,“像我们这样的中老年人,打车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挥手。 ”15点16分,终于来了一辆出租车。记者把车让给了黄先生,让他先乘坐。

;